打印本文 打印本文  关闭窗口 关闭窗口  
走不出土楼这个圆
作者:佚名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点击数2631  更新时间:2016/8/2 10:38:36  文章录入:zsl  责任编辑:admin

         当我和她在土楼的走廊上转圈圈捉迷藏的时候,我仿佛有一个预感,今生今世我注定不能和她在一起。她像一只山喜鹊,注定要飞到山外的另一高枝上。
  她甩辫子的声音一直在土楼的四壁回响,那声音那么细,只有我才能听得见。
  我跟她,一个站在土楼的这边,一个站在土楼的那边,永远是一条直线,可永远是一个圆的两个顶点。两个圆的顶点怎么能交叉在一起呀?
  我甚至有点恨我爷爷的爸爸。他怎么能将土楼建造得像一个月亮,让思念的人永远思念。他干嘛不将士楼建得像一条手绢,让我能捧在手上,让手绢上的那幅风景能贴在我的眼睑边?
  秋风从门缝里吹来的时候,她从门坎上走了出去,她穿着大红的嫁衣,将整个村庄烧得那样耀眼。乡亲们都要看新娘,我躲在土墙上的一个枪眼口,一只眼睛瞄着她,另一眼睛流出了泪。我的创伤那么深,从今往后,我只好独自一个人抚摸有了伤痕的一生。
  正月十一的那一天,土楼上还挂着红灯。你带着你的新郎回来了。你跟你的新郎跟着吹吹打打的“十班衣”,跟着跳茶灯的、踩高跷的、舞龙灯的、耍狮子的去祭拜土楼开基祖。我看见人们用香烛、三牲敬过祖先,福寿族长手拿一个打面槌,在你和你的新郎左肩上轻滚打下,又从下面滚打上右肩,这是最美好的土楼祝愿,祝愿新婚夫妇美满幸福、白头到老。福寿族长的每一句话都仿佛是一根刺,刺得我心里酸痛。这土楼的祝愿不属于我,不属于我呵!离开温暖的土楼,你怎么能抵挡严寒?
  土围子土实墙厚,冬暖夏凉呀!
  一年一度的土楼“打新婚”的日子原本不是让我伤心的。吕另起新郎新娘向族长敬上一个红包,用羞红的脸庞感谢土楼的祝愿。乡亲们的欢笑声像山里的溪水哗哗流淌。
  “打新婚”的日子过去了,土楼的一个好日子“迎春牛”又将来了。土楼的好日子怎么都在春天发生呢?
  我只能远远望着你和你的新郎!我走不出土楼这个圆。我用一生的温暖换来一个深深的失望。
打印本文 打印本文  关闭窗口 关闭窗口